返回人生如梦  云知知落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

她是回来了,但该干些什么呢?宿婉在夜色里复盘着。

那什么隐失又死去的方式就算了吧,她倒也不是不忍,只是如果真按照梁婉这孩子说的去做,结果总归是不如人意的。

其实说来也怪,宿婉并不以为梁婉会难以明白梁知夏的意思——她不确定。毕竟至少在她所了解的时间里是这样。

她在被子中安静地蹙按着自己略乱的脉搏,她实在是经不起什么了,哪怕是一点点的风吹,一点点的雨打。

但自己又带着那么多难以付诸于口的事情,梁婉她答应过父亲的,不会告诉弟弟那些腌臜事,除非父亲他死了。

于是某种隐秘的情愫于她的胸腔中生长。

诚然,父亲对她和知夏不薄,但这也是有代价的不是么?她讨厌自小被灌下的药液和其他难熬的治疗方法,而这糟糕的身子不也正是拜他所赐,拜这位“父亲”。

“往事多说无益。”她记得,甚至能清晰地想起对方说话时的神情。

是了,梁婉记得很清楚。

他就是这样搪塞着带过了她的生父生母,只知道母亲在怀她时就开始服药,目的就是为了打根本塑出她较常人羸弱的根骨。而至于知夏的所在是为了什么,她却不知道了,这是尚不被知晓的秘密。

至于为什么这样做,梁婉猜是因为他初窥武道时是与「医」或「弱」一类,由此入道。她并不认为这样做是明智的。是不带什么偏颇的评价。

道心本就顺从自然,这样刻意去塑造定是有违常规,有违本源的,梁婉不认为会有用。毕竟,如果有用的话他和自己都不会只是少少的露个面了。

“系统?”她试探地呼唤着。

【请问。】它很冷淡的回答。

“你们难道完全没有判定出来这样的性格不符合‘梁婉’吗?如果她真是我算看到的和你们给出的性格一样,我实在不敢想象她这样一位小姐是如何保全自己又保全弟弟的——当然,也不排除那位弟弟实在是在扮猪吃老虎。

但是真的会有谁在自己相依为命的姐姐消失不见后,把寻找的希望放在其他人身上吗。

“至少我并不以为会。”

【您多虑了。】

“是么,也许罢。”她思索着。

“那,为什么你们让她重来一世,却又不让她自己来,却让我们这样的局外人重活呢?”

【为他们来重复一世?哪能呢,生死簿不会同意,ta们和我们也不能同意,没有谁可以承担如此作为带来的后果。】

【我们所做的,不过是为她们编织一场盛大完满的梦境,聊以慰藉罢了。】

【而她们,此时正在睡梦中呢。】

系统罕见地带上了人性化的语气,它的言语中无一不透着“这难道需要解释”的意思。

补充:

由于某些原因准备单写这一个故事,于是前面的预计开的小故事集被删掉了。

写完大概也不会再开新文,把原本的其他预收删掉了,感谢支持有缘回见x

不过,不得不说的收录真是包罗万象啊,居然能搜到……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